• 三亚宝坻区守门人和敲门人“万人筛查”直击

  • [db:作者]  2020-02-16
  • 从2月11日18: 00到2月12日18: 00,宝坻区的3000名工人对宝坻区24个街道镇和一个开发区的10000人进行了筛查。 /h/]艾伦与社区居委会主任、党支部书记方及医务人员一起,对社区内去过百货商店的相关人员进行了筛查。 32岁的艾伦负责体温测试和进出社区大门的人的出入境登记。 [双语新闻] 艾伦·李(左)和方(右)交换了/h/] 社区工作人员测量了体温,并为进入社区的居民检查了通行证/h/]虽然许多艾伦·李对进出社区的主人都很熟悉,但她只在流行期间才认出和否认人们 在看似不人道的背后,隐藏着基层工人的责任感和正直感以及强烈的责任感。 [/ 我一天没休息了。 在10,000人的筛选过程中,艾伦从2月11日下午4: 00开始工作,为即将到来的工作高峰做准备。 艾伦,在黑龙江长大,平时喜欢说话和笑,就像一个接一个的二重唱。然而,在看门人的位置上,她保持着专业的态度,以一种正常的方式问候每个进出的人。 11日晚上7点,一位下班的老板丢了通行证,被艾伦拦住了。双方僵持了两个多小时。当社区禁止进出时,这个人报警求助。 警察检查了这个人的户口信息。艾伦查阅了数百份记录,找到了这个人以前的注册信息。最后,在三方检查没有发现错误后,艾伦重新给那个人发了一张通行证。 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,艾伦内心感到一丝酸楚。她觉得自己没有人性。但是在这种流行病的情况下,人类的感情有多大分量呢? 已经晚上10点多了,她可以收拾行李回家休息了。十几天前,只有她想念的四岁孩子被送到了她在河北区的祖母家。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看到它。 [固执地发现了他的另一面[12日7点,艾伦准时到达 社区居委会党支部书记、主任方和一名医务人员在家接受了检查。 分工明确 社区工作者和医务人员在 家中进行筛查的早晨有一份相对轻松的工作。所有外出的人都是工作人员。出示你的通行证。 艾伦不敢放松。他的眼睛盯着大门的方向。 清晨的阳光无法到达阴暗的登记处。尽管天气很暖和,艾伦仍然穿着两件羽绒服,一顶护耳帽和一个面具,以及一双上面贴有保暖标签的长毛绒鞋。 艾伦觉得他从小在东北锻炼的防寒技能已经用光了。 每天中午是持有生活卡的业主外出购物的高峰期。 将近12点的时候,已经有7名业主准备进入小区排队等待温度检测并通过登记。 体温正常的主人将把他们的通行证交给艾伦进行验证 艾伦正忙着检查日期标记,并详细登记车主的个人信息。 社区通行证 一双大塑料手套总是打滑,这影响了书写速度。艾伦每写一句话,就会举起手套。 在一个小时内,李鹏飞登记了20多个业主的信息 [下午1点以后,人流开始减少 看着主人端着蔬菜和熟食,艾伦又饿又冷。 下午2点,她收拾好材料,准备了两包方便面当午餐。这时,阴暗的登记处迎来了一缕温暖的阳光。艾伦·李抬起头,也许盯着登记簿看了很久,在阳光的照射下流下了眼泪 她不敢脱下手套擦拭,任由泪水在镜片上留下污点,然后慢慢擦干。 [[h/]这时,一个年轻人匆匆向大门走去。艾伦不得不放下刚吃过的方便面,量了一下那个人的体温,查看了一下通行证。 没想到,年轻人的通行证也丢了。 这个年轻人解释说,他是某个单位的员工,急着回家收拾东西。他可以提供诸如建筑物号码和身份证号码等信息。 [不是我不想释放,而是我不敢释放。万一有事发生,我无法向整个社区的主人解释。 艾伦勤奋地解释,并帮助年轻人回忆出入证丢失的时间和地点。最后,年轻人想起通行证可能被留在了单元会议室。 年轻人离开后,艾伦的热面条变成了冷面条 坚持自己的观点。这就是我现在的样子。 要不是疫情,我真的没有发现自己站在这一边 艾伦说 坚持要坚持下去,每个人都一起熬过来了 下午4点,刘芸再次拿出体温计给自己量了量。尽管那天量了七八次,她还是觉得发烧。 国内的孤立持续的时间越长,刘芸就越担心。毕竟,她去过宝坻百货公司。 在测量体温之前,她的房门被敲响了。 社区居委会党支部书记、主任/h/]方和保平街道社区医院医务人员正在家中进行筛查。 这也是新沂最后一次家庭放映 刘芸打开门的一个缺口,向外看了看。只有当她看到安检人员时,她才放心地走出了门。 给我更多的测试看看它是否高。 在医务人员完成测试之前,刘芸很快要求 连续三次测试后,刘芸的体温正常。 /h/]刘芸告诉方,十几天前她去宝坻百货找同学,呆了半个小时什么也没买。 她坚持说那天我戴着面具。 /h/]虽然方已经提前很好地了解了的情况,她还是耐心地安慰着,让她不要紧张,又和她聊了一会儿天 /h/]看完最后一集,方松了一口气,放松了刚才的精神状态。他慢慢按下电梯的按钮。 在电梯里,她正要打电话,却发现手机上有十多个未接电话。这让她意识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手机切换到静音模式。 其中一个数字被漏掉了三次。回电后,发现是店主张文(化名),他也在筛选名单上。 你戴什么面具?居委会卖口罩吗?有消毒溶液吗?张雯没什么事可做,但她已经在家里被隔离了很长时间,想和崔璀谈一会儿。 /h/]张文的一系列问题暂时把方置于了一个盲点。 不过,方很快就回到了闲聊的状态,跟张文又聊又笑 对于这样的电话,方当天就接到了六个,而且最长的一个通话了十五分钟。 /h/]方一个人每天上班就要接近百个电话。如果家人聊天,她肯定会挂断电话 方的丈夫是宝坻的一名警察,两人自30岁生日后就没见过面。 和她丈夫的电话基本上只有一两分钟,所以没有时间多说。 但是主人的电话不是闲聊。虽然张雯刚才似乎没什么事情可做,但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状态不是很好,所以方尽量让她平静下来,让她放松下来。 截至12日下午4点,过去的20多个小时是正常的。 这让方觉得虽然这一天是忙乱的,却是值得的。 49业主分散在不同的建筑中。方手机上的微信活动显示了2万步,相当于在整个社区走了5次。 说到底,方的腿又肿又疼,她一直想找个地方坐坐。 /h/]自从宝坻区疫情爆发以来,方和社区工作者已经陆续进行了多次入户宣传和筛查,并通过了电话筛查。 在10,000人的筛查活动开始后,居民委员会和社区卫生保健工作者转过身来,重新开始,以便做到滴水不漏。